一個攝影AU

和之前一樣放mood board

然後只更新在這篇喔~

--

這是個晴朗的午後,學校的課程結束後,他收拾簡便的書籍,跨上自行車回到不遠處的家中。他如往常那般,像個血氣方剛的青少年衝進家門,忘了鞋子上都是外頭帶進的塵土,往自己的臥室奔跑去。


人生有千百種可能,而他完全沒預料到,他與自己渴望以久的完美偶像,第一次見面會是這個場景。

「誰在裡面?!」Newt一鎖完房門,準備用下課到晚餐前的時間調整新的相機,就在這時,臥房浴室傳來的流水聲驚動了他。
「你是Mom的同事嗎?難道她沒告訴你別進我的房間?」一股領地被侵犯的怒火湧上,他嘩的一聲打開半掩的浴室門板---要是時光可以倒流,Newt保證自己絕對絕對不會這麼失禮,無論浴室裡面是熟人或歹徒,你都擁有英國紳士的基本禮儀,該先敲門。一個男人,正在使用他的浴室,而且沒有拉上防水門簾,滿頭泡沫的男人疑惑的轉身,看著門邊呆滯的Newt。
「抱歉,我很快就好,Masha沒說你這個時間回來。」相較於房間主人的失態,男人倒是非常冷靜。Newt在門邊愣得說不出話,他應該要馬上關門離開可是對方的肌肉線條和下半身的——
「目不轉睛囉,小蛋糕。」那個黑髮黑眼的男人笑了。


那是他們第一次的會面,Newt的母親,Masha Scamander,是一名平面雜誌攝影師,由於家裡在郊區佔地較寬,有幾個房間特別改成攝影棚,有時案子多,Masha會開車載她工作配合的模特兒回來 ,或有時是模特兒自己開車來什麼的,他理應要很習慣一回到家就有不認識,而且長相好看陌生人出現。

但在浴室的男人,如果是隨便的一個男模,Newt都可以閉眼當作沒看見直接離開,可哪個人,Percival Graves ,讓他開始願意接觸人像攝影的男人,好吧老實說,Graves的名氣不高不低,偶爾接一些男性雜誌和服裝型錄的工作,而且問問街上的人還是有幾個答不上來。但是合作過的公司都說他是個讓人印象深刻的男人,他黑棕的眼眸盯著鏡頭時,總有股要把人吸進去的魔力。

而這一切的一切,都要怪Masha,因為,Masha知道Newt是多麼的為Percival著迷,她的寶貝小兒子的臥室,除了牆上各種動物攝影照之外,就是大大小小張Graves的攝影照。就在幾分鐘前,照片裡的男主角,在他的臥房浴室洗頭!噢我的老天,他一定看到了,他絕對把我當作一個可怕又沒禮貌的粉絲,尤其我還在他洗澡時闖入,這一切都毀了。

他就這麼在房門外崩潰著,Masha走上樓,看著Newt深紅的臉頰,急忙說「你沒告訴我今天這麼早回家?」
「週三我都是這個時間點回來!」
「但今天不是週四嗎?」
「週三!!!」他們開始像一般的家庭會有的爭吵。
「Masha ,我換件衣服就開始拍了?」
房門突然打開,Newt看著他的完美偶像使用他家的浴巾,身上散發一股剛淋浴完的熱氣,更重要的是,他用了Newt的洗髮乳,現在的他們身上有一樣的香味,這讓Newt心跳加速。

Masha決定停止跟兒子的爭吵,她指了一樓的某個方向,那是她平常工作的其中一個攝影棚「你先到那邊等我吧,有吹風機,先吹乾頭髮,等等我過去幫你做簡單的梳化」然後她盤起頭髮看了兒子一眼,用眼神示意他待會再談。

看著Percival下樓,距離他們已經相當遙遠,Newt說「家裡這麼多浴室為什麼是我?也可以用Theseus的啊他幾週才回來一次!」
「寶貝你知道哥哥不喜歡別人碰他的東西」
「那我就喜歡??」Newt最終露出被妳打敗了的表情,他跑到樓梯邊聽者一樓的動靜,對方似乎開始吹頭
「他現在大概覺得我就是個迷戀他的變態男子」
Newt沮喪的說。

「不,Artemis,你才不是,你是他忠實粉絲,而且為什麼你不藉機跟他聊聊,做個朋友呢?」
Newt皺眉看著他天真的母親,世界上有多少人可以在不被經過同意就打開浴室門,把裸體看得精光,結束後還閒話家常成為一輩子的朋友呢?
「我進房了,晚餐再叫我吧」
他留下Masha一個人在走廊。


從Percival出道接的第一個時裝攝影,是幫DOLCE&GABBANA拍攝一組西裝照,那時Percival才三十初頭,以平面模特的年紀來說不算老,但是他屬於長相老成的類型,男士西裝穿在他的身上更顯得沉穩,之前收藏的那本雜誌在搬家時不見了,後來這張是從Theseus工作間的雜誌撕下來的,2010年的Menswear特刊DOLCE&GABBANA的A3拉頁,Percival雖然穿著經典款的黑西裝白襯衫,人模人樣的職場熟男look,但目光如野獸般,直視遠方,盯著獵物,做足了下一秒就要撲上去的準備。他曾經看過這種眼神,就在野生動物攝影集上 ,攝影師潛伏在草叢中許久,等待飢餓的黑豹緩緩的靠近正在喝水,沒有警戒心的羚羊,攝影師順利的捕捉到黑豹當時的神情與姿態,那個讓獵物腿軟的目光,就像Percival。


所有人都以為,在Scamander這樣一個和Fashion脫離不了關係的家庭,Masha Scamander是專門替時裝雜誌拍攝的攝影師,長子Theseus是英國時尚圈知名的秀導,而他的弟弟,也就是Scamander家的小兒子,Newt Scamander,卻走了跟時尚毫無關聯的的路途,大學主修英國文學,現在在玩攝影,但是野生動物攝影,跌破大家的眼鏡。

他一直都很熱愛動物,受到母親工作的影響他決定開始踏入動物攝影的領域,一開始並不被家人接受,尤其是Masha,她希望Newt可以進入時裝界,當個男裝模特兒什麼的,你知道Newt這樣的外型,25歲了但是外型看起來和高中生一樣青澀稚嫩,灰綠的眸色賦予他陰鬱的氣質,再加上他的雀斑(不懂為何全家人只有他有雀斑?),讓哥哥Theseus到現在都沒放棄說服他到認識的模特經紀公司。不過在他這兩年的動物攝影照參加了國際型的野生動物攝影賽得了幾個獎項後,他的家人便沒像從前那麼逼迫他了。

動物比人們更加會付出真心。這是他為房間內一張動物照所下的註解,那是一隻母狼正在哺乳,母狼側躺著,腹部都是她的狼崽子圍繞著吃奶,但其中裡頭混進一隻灰色的小羊寶寶。這瞬間草原食物鏈仿佛不存在了,狼與羊就像一家人。這張照片在去年奪下比賽金獎,後來他用這筆獎金再去當初的草原一趟,他曾經不抱著希望,覺得羊大概早就被狼群當作食物吃掉了,可他看見的卻是和狼群一同玩耍的山羊。

而Percival呢?也許是照片裡他的眼神就像Newt所熟悉的野獸們,便一直都在關注這位熟男系的模特兒,從他雜誌上第一組照片到報紙時裝版,品牌DM,他著迷似的搜集,直到他大學三年級,在內褲品牌看到Percival髮型狂野,裸著上身,秀出飽滿的肌肉,子彈內褲包覆著他雄偉的男性器官,貼身的布料簡直是將形狀完整勾勒出來。
當時Newt買下這本雜誌,那天晚上在房內對著這頁照片打了兩次,甚至空出一隻手想像Percival就從身後幫他撫摸自己。這晚他花了一點時間接受兩件事情:第一,我是Gay。第二:我愛上Percival Graves 了。


滴滴,手機訊息提示。是Masha的簡訊
“你現在有空閒吧,下來幫忙,Newt"
“不要,我正忙著呢”
“Amelia臨時有事情不能過來,我需要dresser幫忙Graves換衣服和調整造型細節”
一分鐘後
“我馬上下去”


Newt換下剛從學校回來,沾了點汗味的套頭衫,隨手從衣櫃掏了件淺藍色運動衫,在踏出房門之前,他還是決定照一下鏡子,確保自己現在的表情一切都沒事


他來到攝影棚,室內空間昏暗,只有背板前的棚燈是開著的,Percivla坐在布景中間的椅子上,穿著Dior Homme這一季新的休閒款黑襯衫,由於Percival胸膛厚實,胸肌飽滿,為了展現他的身材,Masha特別打開扣子讓他露出自身優勢,下半身搭配窄管牛仔褲,長腿就這麼隨意的敞開,這讓Newt再度看呆了眼。

不過現在Percival和Masha正專注於拍攝,並沒有注意到來人,直到Newt緩緩繞到母親身後偷看相機螢幕裡的照片
「噢,老天,前襟的鈕扣有一根線頭」Masha回頭看身旁的Newt,並從工作桌拿了一把小剪子「去把線頭剪掉吧,這件我再補幾個姿勢就換下一套了」
Newt接過剪刀,吞了吞口水,他緩緩走向坐在鏡頭前的Percival,老天,他的男神一直在看他,打量的眼神炙熱到Newt以為自己是不是把褲子穿反還是什麼的

現在,Newt和他的完美偶像,他的性幻想對象,他的男神,距離就只有幾公分,對方坐在椅子上,抬頭挺胸的正經坐姿。他彎下腰,找到Masha說的那根線頭,想要俐落的結束但卻是手顫抖著拿著剪刀靠著Percival衣襟大敞的胸膛,濃密的胸毛和對方跟自己一樣的沐浴乳味,Newt的手更抖了一些,就在這時,一隻大手將他的頭往男人的胸膛又壓進了幾公分,他幾乎整個臉都快埋進Percival的懷裡
「手可不要抖啊小蛋糕,否則你可能會剪到我的胸毛」Percival在他耳邊低語,Newt不懂這種惡質的調戲哪裡有趣了,雖然他的臉已經跟番茄一樣紅。
趕緊結束後,Newt便匆匆離開鏡頭前,一點也不想和對方交流。

拍攝工作持續進行著,快門聲與閃光擊發聲此起彼落的響,後來Masha放下了相機是說到「這套就到這裡,Artemis,你幫他換上GIVENCHY 白色那套,我去外面透透氣」
然後Masha沒等Newt的回答就離開攝影棚,Newt敢打賭這一定是Masha的陰謀


就在他正煩惱著是否要跟Percival有點交流以利工作順利進行,男人首先打破沈默了
「你叫Artemis?」然後他熟練的從衣架中找出GIVENCHY
「啊?不、不!!那只是家人都這麼叫,我的名字是Newton Artemis

Fido Scamander!」他衝上前搶過男人手裡的衣服協助打開鈕扣,試圖給自己找點事情忙碌

「其實剛剛拍攝時,Masha一直在跟我稱讚你,她說你的動物攝影是最棒的」然後他笑了一下「就像你房裡貼的那些,我看過了,確實具有張力而且富含真誠特心意」
Newt的臉再度紅透了,果然照片還是被看光「Mr.Graves...其實我…」
沒等Newt的回答,Percival似乎看出來他想說什麼,接過Newt遞來的襯衫便自己開始說道「老實說我很意外你會注意到我,從出道到現在我只是偶爾接幾個案子賺外快,曝光率不高,圈子內類型相同的模特也多,對於被人記住我真的很意外」

Newt似乎也聽出了Percival試圖表達的意思,他連忙說
「在我眼裡您是真的很優秀!」
「我知道小蛋糕,從你沒放過我每次的拍攝照片我就知道了」
猝不及防的又被男人給逗弄了一番,不過這次的感覺已經沒有之前那麼尷尬,Newt覺得也許和男神成為朋友是一件值得考慮的事。

// 

2017.02.28

他們就這麼開啟了話題,Newt告訴Percival他之所以決定做動物攝影師的原因,他認為接觸動物比人類還自在,從小看著家人因為行業關係要一直和人打交道,他不喜歡,寧願在院子跟動物玩耍,用Masha買給他的數位相機記錄牠們每個瞬間,只是到後來他看見了Percival做模特的系列攝影照片,他才知道,原來人類也是能被拍出他沒想像過的感覺,這讓他對人像攝影提起了興趣

「我第一次拍的人像是我哥哥。」他說
「你在開玩笑嗎?那個Theseus Scamander?,長臉,機關槍嘴,又毒舌的那個Theseus?」
「嘿,讓他知道你這麼說他,他肯定會剝你一層皮」Newt不禁笑出聲音,此時他正在Percival身後幫他把翹起來的頭髮梳平「你認識Theseus?」
「不只是認識,他過去還曾經照我進入他們公司做時裝模特,不過我拒絕了,時尚舞臺的模特太痛苦,你得學會向糖分和碳水化合物說不」

他們就這麼以Theseus為話題聊了起來,Percival常常在拍攝照片的樓層看到Theseus帶著公司的模特來工作,偶爾幾次,就幾次,人員不足或是特殊情況,Theseus自己也會下場充當模特兒,誰叫Scamander家的長子除了工作能力強之外還有一副好皮囊呢?
「啊,他居然拍了!我想看!」
「我可以跟認識的人要側拍照,條件是……」
Percival停頓了一下
「什麼?」
「我想看你第一次挑戰人像攝影時把Theseus拍得怎樣?」


Newt怎麼會同意把黑歷史還有哥哥的黑歷史交出去,尤其Percival臉上已經露出看完準備要去恥笑Theseus的表情,此時Masha終於回來了
「男孩們聊的開心嗎?我們要繼續工作了」她說。
下一場的氣氛明顯輕鬆許多,Newt發現Percival似乎也自在不少,隱約覺得他比上一套服裝時更有笑容了,但也有可能是自己的錯覺罷了。


拍攝順利結束了,不過比預期多花了些時間,Masha想留Percival下來吃晚餐再走,她看得出來兒子與這男人已經聊得很愉快了,她中午做了一些餐點,稍微加熱後就變成今日的晚餐。

「好啦……您要看也不是不行,但您千萬不能跟Theseus說」
晚飯結束後,Newt就這樣帶著Percival到他房間,進房門之前他還猶豫很久畢竟男神本人就在旁邊。
他掏出櫃子上層的一個盒子,裡面是放滿相冊

其中一本的標題就叫"Theseus"

Theseus年紀比弟弟年長六歲,三十初頭的他已經是時尚圈有頭有臉的人物了,而誰都沒想過,再他還是少年時,在弟弟的鏡頭前竟然也是如此青澀單純,無法跟現在的人精Theseus比擬。


Percival翻著一張張的照片,他發現Newt可以抓到每個Theseus溫柔放鬆的一面「你和Theseus感情很好吧」這是個肯定句。
「這個……因為我實在是不太擅長和人打交道,所以從小Theseus就是我唯一的玩伴,不過後來他去外地念書後,我就更多時間鑽研動物攝影,和動物們打交道」Newt揉了揉自己的後腦,眼神試圖閃避對方


「哦?而我的出現是讓你願意嘗試人物攝影的原因嗎?小蛋糕?」Percival趁著Newt轉身收拾相簿,湊到他耳邊,用著自己低沉嗓音在對方耳邊說到,他知道從來沒人能抗拒他的聲音挑逗,當然包括Newt
「啊!!你靠得太近了!!」Newt耳根臉頰紅透,全身發軟,腦子試圖避開Percival,但身體沒有


「逗你的,小蛋糕,要是讓Theseus知道我對你怎麼了,我就不用在模特界混了」男人退開,Newt鬆了口氣,接著他們又繼續閒聊,像認識很久那樣,Newt每講到一張動物攝影照就像開啟了話匣子,滔滔不絕的聊起當時的狀況是多麼讓人驚險或是感動,Percival其實沒有理解很多,但他非常享受這個當下,欣賞Newt少有的發光眼神與卸下防備的表情。.


後來,沒人知道他們聊了多久,Masha也沒來打擾,每當這位女攝影師進入工作狀態後,就像忘記時間的流逝,等到Masha終於從漫長的修片過程脫離後,才發現已經是白天了。
Masha來到Newt的房門外,敲了敲門,房內毫無動靜,就在她以為小兒子已經去學校上課的同時,房內傳出Newt的手機鈴聲,緊接著是一個崩潰的大吼
「Oh!!!fuck!!!Tina我睡過頭了!!!你們開始了嗎??我先在過去………有人說可以開車載我」
然後房內又是一個兵荒馬亂,聽起來是收拾東西和Newt因為急躁發出來的聲音,Masha打開了門
看見兒子正在換上外出服,而兒子的夢中情人正側躺在床上欣賞房內發生的一切。


// 0309 更

Newt坐在Percival的副駕駛座,和八卦的Masha用手機通訊軟體激烈的談話

“天啊,他在家過夜!?你們搞上了嗎!?(臉紅)”

“才沒有!我們只是聊天聊到睡著了!(怒)”

“他剛剛在床上看你的眼神就像在看可愛小男友啊!媽媽保證你已經攻陷他的心了(期待)”


“沒有!他昨天才說如果對我出手,Theseus一定讓他在業界吃不完兜著走(抹臉)”


“什麼!?所以他真的想對你出手!!Theseus那邊媽媽會搞定,你們放心的交往吧!(大笑)”


Percival看著旁邊的Newt似乎和手機螢幕有深仇大恨般的用力點擊,他大概猜到是什麼事情,誰讓昨晚是個美好的夜晚,他們兩人坐在床上,近到彼此能聽到彼此呼吸聲與聞到對方身上的氣味,Newt說著曾經和社團朋友在公園拍松鼠時,一隻喜愛亮晶晶物品的松鼠把路人的錢偷走的故事


而Newt愈說愈小聲,漸漸的安靜下來,Percival轉頭看,發現Newt靠在他的手臂上睡著了,Percival不敢起身,他擔心吵醒進入夢鄉的Newt,已經兩點多了,原來聊了這麼久,於是他輕輕的調整兩人的姿勢,拉過棉被蓋在他們身上,就這麼睡去。


「這裡左轉嗎?」Percival問
「啊?對!就在前面那邊……我很抱歉Mr.Graves,還讓您接我上課…」
「請叫我Percival,我們可是渡過了一個美好的夜晚,那樣生疏的稱呼是不合邏輯的,Newt」
Newt臉又紅的燒起來,他正想說些什麼,Percival就說「結束後打給我,我會來載你」
「欸?」
「號碼在早上趁你不注意時我幫你存了」Percival邪笑,Newt又想說什麼時,大學已經到了。


整天的攝影研習Newt都昏昏沉沉的,一方面是昨晚熬夜,另一方面是和男神Percival Graves的友誼小船瞬間變成豪華郵輪,那樣的不實際,仿佛在做夢,Newt反覆的檢查手機通訊錄Percival Graves的號碼,就像要重複證明這個並不是夢,他有男神的手機號碼了!

Queenie湊過來,她已經看著Newt陷入這種恍惚的狀態兩小時了,完全沒在狀態上「有對象了?」
「啊!!」Newt趕緊把手機塞入口袋,眼神又開始慣性漂移
「你今天完全沒心思在研習,你平常可不是這樣啊Newtie,不老實招來我可要和Tina嚴刑逼供」

Tina和Queenie同為這所大學的同學,她們是親生姐妹,Tina主修媒體傳播,Queenie主修服裝設計,她們和Newt都參加了同一個攝影研習,也許是頻率較接近,這對姐妹是Newt少數的朋友之一
「你現在不說沒關係,我認識的Newt臉上是藏不住秘密的,相信我很快就會見到是誰讓你魂不守舍」說完Queenie拿起相機走向白背景去拍這次的期末服裝。

今天的研習部分就這麼結束了,Newt試圖在Tina與Queeine的背後溜走,平常他們都會一起牽車離開校園然後吃個飯什麼的,但在Percival的一封簡訊
“四點半,我在門口等你”


他決定暫時放棄這對姐妹,趁她們還在收拾打光板與棚燈時,自己先溜出來。
Percival的車就像他這個人一樣,黑色audi,低調但又無法不讓人注意,他遠遠的就看見Percival搖下車窗,在車裡對他招手,他小跑步過去,讓人意外的是

「怎麼了?這才是我平常工作的樣子哦,小蛋糕」看見Newt的呆愣表情,Percival說到。

他現在是一個黑框眼鏡,休閒西裝外套look,沒有男模狀態時生人物近的氛圍,反而看起來,非常的……居家親切?

他下車打開另一邊的車門邀請Newt上車,對他說「我記得昨天有跟你說過我全職工作是個網頁工程師?」Newt結巴的說昨天聊太多事情而且時間太晚,很多事情都左耳進右耳出,所以感到很抱歉。


Percival表情平靜但是語氣誇張的說你傷透我的心,只好一起吃晚餐才能彌補了。



tbc.

畫家AU被lofter刪了但是已經寫完結局囉

擇日整理後放上



评论 ( 27 )
热度 ( 147 )

© 阿澈_CH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