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我照顧你 02

警告:

貝原X翔

人物OOC有

翔女裝有











″那就這麼決定了!武藤!你必須負責賠償這台機器!就從你的薪水扣除吧!″


″啊———怎麼這樣!這台機器五百萬耶!″


″嗯,你知道就好,現在請你好好認真工作來還債吧!″



認真工作還債認真工作還債認真工作還債…………


課長的話不斷的在翔的耳裡縈繞,他在工作中操作失誤,讓一台進口農用灑水車完全的損壞,維修師檢查後說零件與面板已無法搶救,只能買一台新的,而罪魁禍首武藤翔便要承擔起賠償的責任。

五百萬啊………他賠不起這麼多錢,雖然課長說公司可以從每個月薪水裡面慢慢扣除,但這份工作薪資並不算高,扣除後他自己基本開銷就有點勉強……欸?你說翔的父親不是日本首相嗎?別傻了!翔就算餓死也不會跟家裡拿一毛錢的!當時他決心走上農業這條路可是做足心裡準備,他想要靠自身力量開拓一片天,我武藤翔才不靠首相爸爸呢————!欸剛剛我是不是用老爸的語氣說話了?回神回神!


「欸?打工的機會?……唉唷有點困難呢,你畢業後我們請了一個新的員工,現在已經不缺人手了,對不起呀!」


就連闇雲老闆娘這條活路都死了,翔掛電話後感到無限絕望,難不成要借錢嗎………不不不!!借錢的利息很高啊!!!不能挖東牆補西牆!!


此刻手機響起,翔看了來電顯示,是之前在闇雲做美甲的客人?


「……對……沒錯我想找兼職……欸!????不我覺得還是算了……妳這麼說也沒錯………可是!……好吧……那我今天下班去看看……妳發地址給我,嗯,好,非常感謝」

一個嶄新世界就這麼在清純少年翔君的面前出現,他的美甲客人是脫衣舞演員,有認識的酒店正在找期間限定的偽娘脫衣舞者,即使翔對這個行業非常的陌生甚至害怕,但每晚工作的時薪和客人不斷塞來的小費加起來可以快十萬日圓,一想到可以快速還完機器的債務,翔也硬著頭皮答應了。


「你別擔心,脫衣舞又不是賣淫,只要跳完舞,客人塞完小費就可以離開了!如果真的發生什麼事情只要大叫,我們都會有人衝進去幫你!所以不要擔心哦,翔君!」


老闆娘耐心的解釋,他讓翔坐在化妝台前,開始為他打扮,她感覺得到,這男孩子的臉蛋和身材非常適合,扮起女孩來一定很美,只要訓練得宜必定能為她賺進大把鈔票!



就這樣,武藤翔的偽娘脫衣舞之路開啟了。



在經過前輩的魔鬼訓練後,來到他開始脫衣舞表演的第三周,翔很意外自己可以撐到現在,帶領他的前輩們熱心又善良,雖然嚴格,不過有了上次和爸爸腦波互換必須扮演首相的經驗後,跳女性的舞蹈反而讓他稍微感到自在,脫衣舞蹈在專業的前輩演繹下像是藝術般讓人驚艷,翔對脫衣舞工作者不禁佩服。


縱使每天下班後就要來這裡報到,表演結束回家都深夜了,隔日又得早起做正職工作非常疲累,不過這行確實如同前輩們說的賺錢非常快速,第一次登台那天就算表演稍微失誤,叔叔阿姨們依然出手大方,在胸口塞了近六萬的小費,還得到客人們的加油打氣,讓翔覺得自己下一場表演必須表現更優秀才不會愧對客人們給予自己的期待還有賞金!再說眼看著五百萬的債務在這幾周的努力下已經快還了一半,他又打起了精神告訴自己要繼續努力!


不過,也是會有像昨天那種失控的客人呢,一喝醉就無法控制自己的手,以後還是少接這種客人,不過昨天那組客人是什麼來頭?舞臺下太暗其實看不太清楚,只知道自己努力跳完一場,領完小費,被摸一把後便急急忙忙被媽媽桑拖出去。


化好妝的翔在後臺對著鏡子審視自己,即使是公認的女子力爆棚,但也沒想過自己有天會扮成女人呢,這鏡子裡面的是誰?那是他第一次看到完妝後自己的想法,性感、嫵媚。


「翔,二樓最後一間包廂有客人指名你哦!」

「欸?……好!來了!」


奇怪,這還是第一次有客人指名,他才跳沒多久就有熟客指定找他,該不會是他很有跳脫衣舞的天分吧!?天啊,他想也不敢想。


音樂開始響起,翔隨著前輩們指導的那樣擺動著身體,他走出布幕,這包廂竟然沒什麼客人,只有一個男人坐在暗處的沙發中央。


翔感到詭異,平常應該都是一群客人,今天難得只有個人獨享,真搞不懂這些有錢人的腦子想什麼,反正趕緊跳完趕緊下班才好。


翔穿著亮片短上衣與黑色蓬蓬紗裙,頭頂戴著金色鮑伯頭假髮,配合今晚歐美電音主題,他隨著音樂節奏肢體搖擺,舞臺聚光燈的強烈照射下讓他開始冒汗。


隨著歌曲進入重點副歌,他背對客席,手伸向衣服後方的拉鏈,慵懶的將衣服褪下,露出內衣背釦,手一甩將衣物拋向客席。


那個客人接住翔的上衣,不料,他卻忽然站起走向舞臺,從沒有客人在欣賞表演時衝上舞臺,翔頓時無法反應便停下舞步———此時他看清客人的臉,是他首相父親的得力住手,貝原茂平。


「表演的不錯,要不要下來聊聊天,我知道你們舞者很辛苦,過來位置吃一點東西吧」


貝原面無表情,但是語氣很溫柔,翔從來沒看過這樣的貝原先生,他當下第一時間想逃走,卻被貝原抓住手腕。


「我可是包了你三個小時,你哪裡都不准去」


「……我、不……」


翔勉強提高自己的嗓音以防被貝原認出,不過妝這麼濃,連自己都認不出何況是貝原,愈逃跑只會把場面弄得更難看,翔只好跟著貝原來到沙發上,盡量不與對方對視。


「你是大學生嗎?」貝原貼心的幫他倒一杯酒,開啟了話題。


「…是…是的…」翔努力的看向地毯,仿佛把地毯看穿一個洞他就能獲救了。


「為什麼來這邊工作呢?賺學費?」

「不是……」


「那就是缺錢囉?」貝原繼續逼問,身體更往翔的方向貼近。


「呃……算是吧…」翔心虛的回答,短時間需要一筆錢他也是不得已才下海的啊(?)


「哦……你爸爸不是民政黨的武藤泰山嗎?家裡應該是不缺錢的吧」


「————!!」


翔站起身準備逃跑,第一秘書貝原茂平的反應更為快速,大手一撈將翔推進沙發裡,貝原跨坐在翔的身上,雙手被年長他十歲的男人牢牢桎梏,翔甚至還沒穿回上衣,內衣肩帶滑落在上手臂,這畫面仿佛就像他要被貝原先生給——


「大叫出聲我就跟你父親說,他肯定不會想要知道你在這裡兼差」


「這位先生您喝醉了…不懂您在說什麼…」翔使出絕招,裝傻。


「你騙得過其他人但騙不過我,你就是武藤翔,今天早上去你家時,我在你身上聞到跟現在一樣的香水味……」


貝原壓下身體,鼻子湊在翔的脖子間仔細聞了聞,沒錯,就是這個味道,不會錯的!

「貝原先生………」翔總算示弱,他知道有可能被熟人發現,但不知道是這名行事作風像惡鬼一樣的貝原茂平啊!!

「貝原先生可以先放開我嗎?」翔確實在他身上聞到一點酒氣,行為失控也不足為奇。


「啊,失禮了……」他扶著翔坐起,順手拿了外套給他蓋上。


「翔君……你怎麼在這裡,如果缺錢怎麼不跟首相說」翔的老毛病依然沒改過來,聽到首相這詞慣性的抬手,貝原嘆口氣。

「我……我把公司的機器搞壞了,需要賠償五百萬日元……我沒這麼多錢啊!以前在闇雲認識的朋友才介紹這份工作給我...」翔抱膝窩在沙發上,出現的哭腔讓貝原更肯定他沒認錯人了,這就是武藤泰山的傻兒子,武藤翔。


「五百萬……不是小數目啊……」貝原說道。


「是啊……其實我也想過跟爸媽先借錢…但這樣只會更證明我是個什麼事情都做不好的蠢兒子,我不想那樣啊……」翔哭了起來,一邊拔下假睫毛。


「那這樣吧,翔君,你還缺多少,我先幫你補剩下的錢———」貝原說著就要掏出皮夾,卻被翔給阻止。


「別這樣!貝原先生,我想靠自己的努力賺錢!在脫衣舞很好賺的!一週所得比我在農業公司一個月的薪水還高!」他壓下貝原準備拿錢的手。


「這工作沒有你想得這麼容易,你可能會遇到危險,比如痴漢客人或是酒後鬧事?」貝原深呼吸一口氣警告天真的翔,脫衣舞就是色情產業的一環啊,談何安全?


「我知道啦…我會注意安全!賺到足夠的錢我就離開……但貝原先生務必幫我保密哦………」翔眼光泛淚的看著貝原,即使只有在靈魂互換那段時間和貝原先生較有密切往來,翔依然認為貝原先生是值得信賴的好人。


「嗯,也沒辦法了,但我會常常來找你的——」

「欸!?貝原先生不用這樣啊!」

「總得有個大人知道你的狀況啊,如果到時候出了什麼事情,影響武藤首相的形象或國民支持率就不好了」



咦………也是……果然還是為了工作嗎……

我還以為貝原先生是真的擔心我才這麼說的,果然是我想太多了……哈哈……


TBC

----


啊啊有誰也吃這對的嗎請出來喊個聲TT

雖然知道大家都出坑了好寂寞TT


女裝出自海月姬


评论 ( 4 )
热度 ( 3 )

© 阿澈_CH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