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我照顧你03

警告:

貝原X翔

人物OOC有

翔女裝有







  雖然貝原說要常常去看看翔的情況,但貝原自己也沒料到,現在他幾乎是天天下班後衝來翔工作的脫衣舞酒店,即便有工作上的事情耽擱,只要事情結束後,再晚還是會來報到。


「我只是關心武藤首相兒子的情況,並不是對脫衣舞有興趣,更不是對偽娘的翔君有興趣,沒錯,沒錯!」


貝原一個人在公用洗手間裡面對著鏡子不斷複誦,他用力洗把臉,領帶卻不小心被水噴上,索性把領帶拆下塞進公事包中。


「唉呀,貝原先生今天也來了啊!真是勤奮呢!」大姐頭從布簾走進。


他最近總是坐在店的角落等翔君的班結束,待到大姐頭與其他員工們都認識他了,畢竟貝原身上散發的“光芒”可不是那麼容易被隱藏啊!光是坐著就有不少女性上去搭訕,甚至連其他的舞孃都忍不住自己貼上,但自認是工作狀態的貝原並沒有接受,一一打發走後,繼續喝酒看書又或是處理一些文件等待翔君下班,順便開車送他回家。


「我說啊…貝原先生……您跟翔君在交往嗎?」


「欸、欸!?不是、我只是他父、他的朋友、這麼說好了,代理監護人而已!」貝原被大姐頭衝擊性的問題給驚得跳起,他可從來沒有這樣想過!翔可是個笨蛋啊!!!


「我只是開玩笑,您這麼緊張做什麼」大姐頭點起一根煙,順手也給貝原一支但對方抬手婉拒了「代理監護人啊…翔君又不是小孩子,自己可以照顧自己,您這樣天天站哨,他壓力還不大嗎?」


「呃……也是,我會自己拿捏分寸的,您別擔心,我的存在不會影響到您做生意的」


大姐頭露出一個表情像是在說「我不是那個意思」用力嘆口氣

也許他還是給翔君一點空間好了,天天被自己盯著想必他不好受吧,這孩子偶爾跟他回報情況就好,自己也別耗太多時間在這事上面吧………雖然他不知從何時,把翔當作自己的家人在照顧,可能是之前鬧得沸沸揚揚的腦波互換事件,那時替他收拾的殘局可沒少過。不過…翔想要靠自己的努力來彌補他在外頭犯下的錯誤,讓貝原覺得,翔君跟他記憶中那個天真單純的蠢男孩不太一樣了,踏入社會後果然可以改變一個人啊~


貝原從staff通道繞去翔現在工作的包廂後臺,看時間也應該要開始卸妝了,他轉開喇叭鎖推開門板——


「欸?翔君呢?」


沒有半個人在,貝原的危機雷達開始起作用,他從後臺鑽到舞臺布幕後,悄悄觀察包廂內的情況 



「吶,你就跟我們玩一下脫衣猜拳嘛~」


「你說你叫啥?……翔嗎?跟哥哥們玩一場嘛,如果今天是我輸,桌上五萬元再加碼給你哦!」


沙發上坐了三名梳油頭以及一名光頭男人,表情猥瑣的包圍著翔,說什麼脫衣猜拳,翔在表演結束已經脫到只剩內衣內褲,哪有什麼再比劃的本錢呢?

翔的表情都快哭出來了,他想找求救但是嘴巴發不出聲音也不知該如何拒絕,只能傻楞在原地驚恐的看著其他男人不懷好意繼續逼近他。


「各位,音樂不知什麼時候停了,只好讓我來幫大家伴奏吧———嗶———」


貝原像忍者一般自他們身後竄出,從西裝外套內拿出一根直笛,在男人們耳邊用力吹,那幾名匪類一時承受不了高音痛得捂起耳朵,貝原便立刻抓起還未反應過來的翔就衝出包廂。


「貝原先生——!!」

「待會說,從後門通道出去———!」


這還是第一次認真觸碰到翔的手,雖然他身高比自己高上那麼一點,但手卻小很多,可能對方年紀比較輕,體溫很高,掌心特別溫熱,貝原覺得自己的手就快被燙傷。


「你先上車———!」


幸好兩人跑得夠快,待那幾人追出來後,貝原的車子已經開離連車尾燈都沒見上了,貝原不斷從後照鏡觀察後面是否有人追趕,駛離幾個街區才放心將車停在離武藤家不遠的街道旁。


現已是入秋,附近住宅區因為夜晚天冷了沒有人在街頭,車子也不太經過,方才奮力逃跑讓翔的氣都還沒過來,過於寧靜的街道,使他在車內的喘息聲更加被放大了。


「…哈…啊…貝原先生……剛剛…謝謝你……哈」


貝原看向坐在副駕駛座跟自己道謝的翔,妝還沒卸,淺褐色長捲髮也沒摘掉,活生生女孩的樣子———不要用這個模樣而且還是喘息聲跟我道謝啊啊啊啊啊啊啊


翔來不及穿回原本的衣物,現在是女式內衣這種羞恥裝扮坐在哪裡,貝原發現狀況實在不對,立刻脫下西裝外套給翔。


接過殘留貝原氣息與溫度的外套,翔小心翼翼的套上,貝原成熟安穩的味道包覆著他,情緒終於也穩定許多。


貝原忍住內心的衝動,他嚴肅的看向翔,身為他的長輩,又或是哥哥的角色,他還是得和翔談談。


「咳、翔君……我覺得,這份工作還是太危險,別再去了」

「欸……?為什麼?我的債務快還清了!」


翔睜大眼盯著貝原,明明說好賺夠就收手,貝原怎麼可以讓他現在放棄?


「你沒看到剛剛發生的事情嗎?要是我不在,你還能安全的坐在這裡嗎?要是你兼職脫衣舞孃的事情被發現,會讓你父親好不容易建立的形象受損!一旦首相家庭形象被破壞,是比上次狩屋事件還難彌補,可能會給大眾一種首相無法教育好兒子更不用談教育國民的孩子這樣的負面印象!你懂嗎?」貝原用他秘書狀態的嚴厲語氣說話,滔滔不絕的敘述他推測的各種可能。


「我……我下次會小心的……不會再給爸爸的形象…還有貝原先生添麻煩……對不起………」


被貝原這麼數落一番,比起父親的事情,他更難過的是貝原所為他做的一切,只是出自首相形象考量,他原本還有那麼一點兒,認為貝原真的是關心自己的安危才會天天等班還溫馨接送,現在知道事實,看清了,眼淚一顆顆滑落。

「翔君,我的意思是,別再去那裡兼差了,如果你堅持要靠自己的能力賺錢…………來幫我工作吧?」

知道自己說得太重,貝原立刻緩過自己的情緒,輕聲的說。


「欸……?」男孩抬起頭,再度睜大眼。

「你沒聽錯,幫我工作,不過不是國會上的事情………來我家幫忙家事吧!」



TBC


---


嗚嗚好希望他們可以再合作一部戲TT




评论 ( 8 )
热度 ( 6 )

© 阿澈_CH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