蛤蜊邪教/部長莉莉/歐美翁無料公開

葛雷夫家稱職的家庭小精靈芬恩今日也辛勤地工作著呢!他來到二樓最邊間的貯藏室,平時沒用上的書籍、家具都堆放在這裡,不過因為好些日子沒有安排清掃,裡頭已經積上一層厚厚的灰塵,偶爾還看見討人厭的狐媚子在裏頭亂竄亂飛呢。

他如往常的施展家務魔法把雜物集中起來,準備進入打掃模式。

「嘿,芬恩,你需要幫手嗎?」葛雷夫家的女主人,莉莉‧葛雷夫,是這任當家帕西瓦‧葛雷夫的妻子他們不久前剛完成婚禮,今天同時也是莉莉住進葛雷夫大宅的第三個月。

  莉莉拿起倚在牆上的掃把,完全不擔心一身淺黃色的披肩與長洋裝可能會被弄髒,做出"我準備好要幫忙"的姿態。

「喔不!我尊貴的夫人,這些事情讓芬恩來就可以了!您不必做這些事情!」芬恩上前手部顫抖接過莉莉手中的掃帚,彷彿太粗魯會傷害到他美麗溫柔的夫人,他搖搖頭,巨大的鼻子也跟著晃動著。

  莉莉露出沮喪的表情,性格本來就容易緊張的芬恩嚇得趕緊安慰她。

「夫、夫人?您還好嗎?芬、芬、恩有說錯什麼嗎?」他看起來一副快哭的表情。

「不是你的問題...」莉莉無奈地微笑,摸了摸芬恩毛髮稀疏的頭頂「我只是...覺得待在家很無聊,想找點工作來做...」

  結婚之後,莉莉每日的工作就是,早晨替丈夫繫上領帶與他的招牌綠鑽領針,再替他穿上魔國會的制服外套,如果天氣冷的話就圍上那條他喜歡的藍色大格紋圍巾,偶爾他們會一起享用早餐(錯過早餐的那幾天通常是因為火辣美好的晨間性/愛耽誤了) 早餐結束後,她會送帕西瓦到門口,與他交換一個甜蜜的親吻,看著他消影離開。

  直到丈夫晚上返家,她溫柔貼心地替帕西瓦脫去黑色長外套,他們藉著這樣的親密距離向對方討幾個吻(而這個時候那些家族成員的畫像又開始拍手叫好),接著開始享用豐盛的晚餐,有時是莉莉親手做的,在北歐讓人懷念的家鄉料理,而莉莉的手藝如同她本人一樣總是令帕西瓦吮指回味。

吃飽喝足後,來個浪漫的鴛鴦浴最能洗去今日的疲勞,有時他們會在互相幫對方清洗時,直接在寬敞的浴缸邊做起來,不過通常兩人會把最美好的部分留到臥室再進行,柔軟的床鋪讓莉莉在承受帕西瓦的進入時沒變得那麼吃力,女人是水做的,理所當然的,帕西瓦會選擇細心愛護他的莉莉。

除去以上所說的時間,莉莉則是在大宅內待著,偶爾到後花園替照顧那些裝飾用的植物,閱讀一些葛雷夫家珍藏的古籍,或是在廚房研發新菜單好捕捉男人的胃和心,又或是像現在和家庭小精靈搶工作

這些都只證明了一件事,沒有帕西瓦的家好無聊,她也想找一份屬於自己的工作。

\\\\

「什麼?妳想去工作?」

帕西瓦靠在浴缸邊緣,浴室瀰漫著熱水散發出的蒸氣,帕西瓦的聲音在這寬敞的空間內出現了回音,語氣帶著驚訝,而莉莉向後躺在丈夫的懷裡,溫暖的洗澡水浸過肩頭,她忽然轉身用那對如翡翠的眼睛望著丈夫──

帕西,你會答應的對吧?

讓我照顧不好嗎? 帕西瓦在內心回答她,而手開始捲弄妻子微濕的紅髮,試圖轉移話題。

真的想要工作的話,我可以請人安排妳在魔國會,做文書助理那一類——

帕西瓦瞇起眼睛看著她。

不,親愛的!這不是我要的,安全部長的夫人在做文書助理?那只會讓你的部下們對我保持距離,擔心自己冒犯到我!

帕西瓦眼神往右上方飄去,仔細在腦海中想像那個畫面,那些懼怕部長威嚴的職員們大概只會安排莉莉好好的坐在位置上,不讓她累到餓到,把工作全部接去做,只因為她是葛雷夫的妻子。

莉莉的手指開始調皮的在丈夫乳/頭上畫著圈,一面跟丈夫說明女性婚後也應該擁有一份正當的工作,為社會與家庭創造價值等等理論,在感性與理性交錯攻勢下,莉莉知道帕西瓦不會忍心拒絕她任何的要求,感覺到丈夫的手也不安分的開始在水面下活動,明顯離成功邁進一大步了。

好吧...所以妳想做什麼工作?

他環抱胸前的莉莉,側頭吸吮妻子柔軟的耳垂,女人立刻被撩撥得發出甜膩呻/吟,他承認自己有些動搖,那些道理一個字都無法讓他反駁,更讓他意外的是,帕西瓦對莉莉闡述人生期許與工作價值的自信神情使他感到驕傲,他親愛的莉莉就是這麼有想法的聰明女孩,而如此完美的她只屬於自己,沒什麼比這點更讓他滿足了。

「奎妮說,雅各的朋友在梅西百貨工作,他們有個香水專櫃...啊、嗯啊...親愛的...我覺得還是...先回床上吧...」

///

帕西瓦護送妻子到營業前的梅西百貨門口,神情帶點擔憂,畢竟他知道莉莉在丹麥的日子也不曾外出工作,對她來說這是人生新的里程碑,第一份屬於自己的正式工作──梅西百貨香水專櫃銷售員

最初她其實不是很自信能否勝任這份工作,縱使她對麻瓜女性使用的香水也是小有研究,但作為一個銷售員對她來說畢竟挺陌生的,直到奎妮告訴她──妳忘了自己也是一位破心者了嗎?妳可不能浪費自己的才能啊!我敢打賭那些莫魔女性們絕對無法抗拒妳,除了妳能夠知道她們內心的需要之外,妳還擁有如此真誠的眼神與態度啊!沒人能抗拒的!妳看看那個葛雷夫部長!(一旁蒂娜邊喝茶點頭如搗蒜)

「妳真的沒問題嗎?」

帕西瓦細心的替莉莉調整制服的鈕扣與領子的位置,畫面突然與某段記憶重疊,腦中突然閃過平日自己上班前,莉莉是懷抱什麼樣的心情替他打領帶與別上領針,一切都只是希望對方可以用無懈可擊的完美模樣迎接新的一天,出現在眾人眼前,每個細節調整都注入她滿滿的愛與期望,就跟帕西瓦現在的心情一模一樣。

「我可以的,再說如果真的有什麼困難,雅各說他的朋友會很樂意協助我,你別擔心。」帕西瓦像是迎接孩子初次獨自上學的神情,那表情讓莉莉笑開,她捧過丈夫的臉頰,最後再男人的唇上偷了個吻

「你也快回魔國會吧,出來太久瑟拉菲娜可又要生氣了。」她用氣音在帕西瓦耳邊輕聲說道。

「呵,她才不會。」

最後,帕西瓦總算捨得放開莉莉的纖腰,他看著妻子的背影從視線中消失,才安心的走到附近的巷子裡消影離開。

事實證明,奎妮是對的,她永遠是對的,現在全棟梅西百貨的銷售員與客人沒人不愛莉莉,這位來自北歐的女孩在短短的一個月內就博得客人的信任與喜愛,莉莉就像是他們的知音一樣,了解他們的需要更勝於自己,他們總是說──莉莉‧葛雷夫彷彿擁有讀心術一般,比你自己更了解自己的需要,縱使現在沒有購物的慾望,但在看著她綠水晶雙眼與溫暖美麗的笑容後,你已經選擇結帳了,心甘情願的那種。

而這名優秀又神秘的丹麥女孩喜愛吃馬卡龍,休息時間她會坐在角落享用午餐,餐後點心則是每日不同口味、色彩繽紛的馬卡龍,她如此熱愛甜食卻不會發胖,其他的女性同事們都十分羨慕她,而看莉莉在吃下最後一顆馬卡龍後會意猶未盡的舔舐手指的糖霜,則是四周男性們一天當中最期待的時刻,那些美國男人們曾經試圖對她展現熱烈的追求,雖然莉莉都巧妙的迴避與婉拒,識相的男性們也會停止,不過總會有例外──

晚間到百貨打烊時,莉莉與專櫃上那些女孩們一同從大門離開,不料外面卻是大雨傾盆,連街道的燈光也因逐漸加大的雨勢顯得朦朧,女孩們只能待在屋簷下耐心的等雨勢轉小,等不及的就只好在雨中加快腳步離開,用帽子與外套緊緊包覆身體,減少雨水滲透到衣服。

莉莉打算趁眾人不注意跑到平常帕西瓦等她下班的巷子,兩人一起消影回家,但礙於雨勢她就這麼在原地等待了一會兒。

「親愛的莉莉,需要我開車送妳一程嗎?」

一輛黑頭金龜車停在女孩們面前,車窗搖下裏頭駕駛是位中年紳士。

今天也出現了,金棕髮、碧眼、小麥色肌膚與一身貴得嚇人的三件套西裝,現任紐約參議員──亨利肖先生,他富有且在紐約市極具影響力,梅西百貨不少女人對他為之瘋狂,無論是英俊的外表或是顯赫的家世,可他眼中只容得下這位美麗的丹麥女孩。

儘管莉莉已經婉拒他不少次,但肖先生從沒放棄對莉莉的追求,他總是主動尋找話題來引起莉莉的注意。

幾位要好的女孩在一旁發出驚呼聲,為這個貼心的舉動感到羨慕,但也有人好奇,莉莉在這個情況下究竟會不會再次拒絕肖先生呢?

「我的住處在車子不易到達的地方,為了不造成您的困擾,請容我婉謝您的好意。」她禮貌的回覆

莉莉當然知道這男人的目的,大庭廣眾之下她無法直接拒絕,這種身分地位的人最好面子,如果不適時配合對方的步調,或是給予臺階下,後續也許會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煩,屆時連累其他人可就糟了。

在數次的追求皆被拒絕後,終於讓亨利肖感到不愉快,自尊心極強的他從來只有拒絕女人,而沒有女人能夠抗拒他,莉莉這番舉動反而激起他的挑戰慾,他開門下車,走到莉莉的身旁打算將女人直接帶上車。

莉莉在瞬間捕捉到亨利肖內心危險的想法,立刻倒退三步打算往雨中逃去,就在亨利肖的手即將碰上她的肩膀時,她撞進一個孰悉的懷抱中,每天聞習慣的古龍水香味撲鼻而來。

「這位先生,我想我的妻子並沒答應您要上車吧?請您尊重一點。」

「帕西!」

看見帕西瓦,莉莉隨即露出甜美的笑容,那是跟她工作時不一樣的笑,嘴角上揚角度展現的盡是甜蜜與幸福,帕西瓦此時像是宣示主權般,大手撈過莉莉的纖腰給她來個熱情之吻,丈夫的突如其來的舉動反而給她驚喜,她也熱情的回應帕西瓦,一日上班的辛勞頓時煙消雲散。

亨利肖先生不悅的瞪著帕西瓦,眼神帶著敵意,可當下沒人在意他的反應,莉莉已經為人妻的這個消息更具話題性。

「欸?莉莉!他是妳的丈夫?你們結婚多久了啊?」

「所以是,葛雷夫先生嗎?真是英俊的男人!莉莉妳有這麼好看的丈夫居然都藏著不與我們分享~真不夠意思!」

女孩們全都湊上來,從校園女孩團體搖身一變成為八卦女孩團體,她們都為這對神秘的夫妻感到十分好奇,像是有問不完的問題一樣,吱吱喳喳的提問與討論。

「我們結婚五個多月...其實帕西瓦平日工作忙碌,比較沒機會到這裡來,才沒特別跟你們提起...」莉莉苦笑,勾著帕西瓦的臂膀還偷偷輕捏他皮膚兩下撒嬌。

「請問葛雷夫先生的職業是....?」梳著捲髮女同事帶著崇拜的眼神看著帕西瓦,猜想也許是銀行家或是地產大亨之類的職業,又或者是某個貴族的後代?

「我只是普通的公務員。」帕西瓦禮貌的回答出是事實卻也不是事實的答案,這讓莉莉在他的意識中笑出聲,還是歡樂大笑,溫暖又愉快的情緒傳達過來使帕西瓦的心情好上幾分。

「一個小公務員?想必你的經濟能力也好不到哪去吧?你能給莉莉什麼?她選擇你真是太可惜」

亨利肖尖酸的說,一廂情願的認為帕西瓦大概只是個在公家單位任職的小螺絲,哪有能和他平起平坐的身分地位足以擁有莉莉,不藉機修理一下對方可完全不是他的作風。

與莫魔爭論是不合邏輯的,帕西瓦只是斜眼瞄了他,不打算表示什麼,他護著莉莉,將她柔軟的身軀小心包覆在身邊,掉頭就往雨中走去,此時莉莉卻突然掙脫,走到亨利肖的面前,那讓帕西瓦不解,而亨利肖則是以為莉莉放棄丈夫決定選擇他,但──

「肖先生,我希望你明白,在女人的心中,她的丈夫永遠是無可取代的完美男人,無論貧窮富足、健康病痛,都無法動搖她對他的愛,請您以後別再這樣了。」

帕西瓦呆滯的站在大雨中,冰冷雨水由領口溜進衣內,濕透他的襯衫,可是帕西瓦一點都不覺得寒冷,個性害羞的莉莉通常只會在兩人獨處時說愛或喜歡,交往直到結婚他鮮少聽到莉莉在外人面前提起如此真實的感受,帕西瓦一直以來都是扮演給予的角色,堅持自己要愛也有能力愛的比對方多。

但此刻他的心因為莉莉的告白而感到強烈的暖意與愛意,原來被深深愛著的感覺是如此美好,”我的丈夫”這句話由莉莉口裡說出,在帕西瓦耳裡聽來宛如天籟般悅耳動聽。

留下一臉茫然的亨利肖與其他女孩們,莉莉走回丈夫身邊,她的捲髮因為下雨而塌陷著,模樣看起來糟糕又狼狽(這不要緊,待會到沒人的地方時他可以用魔法替莉莉吹乾,就像平常在家做的那樣)。

莉莉摟著他的臂彎,帕西瓦可以明顯感覺到她的身體在顫抖,於是捧起她清瘦的臉龐

「莉莉,我們回家吧。」

妻子水汪汪的綠眸望向他,過了幾秒說道

「好的,帕西瓦,我們回家吧,那個溫暖幸福的家。」



插曲:

「帕西瓦,以你的個性我本擔心你會給肖先生一點苦頭吃」洗完澡後莉莉穿著丈夫最愛的玫瑰粉絲質睡衣,橫靠在對方身上。

「妳猜得沒錯,臨走之前我偷偷把車子四個輪胎都弄破了,那傢伙現在應該只能自己推車回去」他親吻莉莉的鼻頭說道。

//

梅西百貨的銷售奇蹟只維持了大約半年左右,原因是他們的紅牌銷售專員──莉莉‧葛雷夫

為了做好懷孕準備而決定在家調養身體,她只好放棄這份工作

 可是不要緊,梅西百貨永遠會等著她回來。

















评论 ( 13 )
热度 ( 76 )

© 阿澈_CHE | Powered by LOFTER